北欧天使厚中出

北欧天使厚中出

若徒治心肾,恐胃气甚弱,则虚不受补,甚为可虑。白滚水送下五钱此方心脾同治之药也,虽消痰而不耗气。

人有上下齿痛甚,口吸凉风则暂止,闭口则复作,人以为阳明之火盛也,谁知是湿热壅于上下之齿而不散乎。此方药味多而分两轻者,以病乃久虚之症,大剂恐有阻滞之忧,味少恐无调剂之益,所以图攻于缓,而奏效于远也。

夫邪入胃中,得吐则邪越于上,邪入腹中,得泻则邪趋于下矣。 夫阳明之火何以能使人登高而呼乎?盖火性炎上,内火炽胜,则身自飞扬矣。

邪正争斗,身故发热,肺气既虚,安能敌邪,所以盗汗微微暗出也。 前古医圣不论及者,以上古之人恬澹冲和,未尝服金石之毒药也。

一剂而口能言,二剂而心惊肉跳者止,三剂而鼾声息,十剂而手能动足能行矣。 是水从火溢,上积于肺而嗽、奔越于肺而喘,既喘且嗽,身自难卧;散聚于阴络而成跗肿,故先上肿而后下肿也。

心虽恶热,而心中正寒,宜不发躁,而何以躁?人有一时而成呆病者,全不起于忧郁,其状悉与呆病无异,人以为有祟凭之也,谁知是起居失节,胃气伤而痰迷之乎。

Leave a Reply